美美与共  守望相助

(韩子勇院长在“一路守望 对话未来——纪念中俄建交70周年油画作品展”开幕式上的讲话)

  

  “万树鸣蝉隔岸虹,乐游原上有西风”。

  400多年前,意大利传教士利玛窦带来天主像、圣母像,开启了油画传入中国的行程;二十世纪初,一批有才华的青年人漂洋过海,奔赴欧美和日本,系统地学习油画、自觉地引进油画;新中国成立后,特殊的命运也体现在油画艺术的发展之中,艺术的道路与历史的道路同轨,中国的青年艺术家们向苏联艺术家学习油画艺术。

  中国人在古代以天地为师、以天下为师,近代以来以世界为师,学习一切于我有益的人类文明成果。比如舍身求法的唐玄奘、晚清的留美幼童,近代以来为求救国救民真理远渡重洋、盗取天火的“普罗米修斯”,以及改革开放以来为学习西方技术和管理经验潮水般的留学生们。中国人有一副好胃口,食谱广泛、消化力惊人,这是中华文明生生不息、繁衍壮大、青春永驻的奥秘。什么时候没胃口了、得了厌食症,不敢尝试新的食物了,那才值得反省呢。我们愿意永远以一颗谦卑的心,感谢上苍赐予如此之多样、丰盛的文明果实。

  但今天,要特别感谢俄罗斯的油画艺术家前辈们。上个世纪50年代,中国青年学子或作为公派留学生到苏联,或在中央美院的马克西莫夫油画训练班,学习俄罗斯油画艺术。前者之中,即有全山石、肖峰、李天祥、林岗等;后者之中,即有冯法祀、高虹、何孔德、侯一民、靳尚谊、詹建俊等。中国人讲“天地君亲师”,“师”的地位仅次于给予我们生命的父母。师是不能忘记的。

  中国有着悠久的绘画历史,她和中国文化一样,作为东方审美最重要的体现,源远流长而别开生面,几千年来浸泽滋润着中华民族的心灵。喜欢水墨的中国人也同样喜爱油画,在今天学习和创作油画的年轻人几乎与学习创作国画的年轻人一样多。水墨,我所欲也;油画,亦我所欲也;二者相得益彰、交相辉映,这多好呀。如同中国人深信的阴阳观念,太极生两仪,两仪生四象。阴阳平衡,方能化育万物。实际也是这样,无论是二十世纪初去欧美及日本学习的中国油画家,还是新中国成立后向苏联老师学习的中国油画家,其中的蔚为大观者,必是在油画中国化的道路上有所领悟创新的真正的得道之人。事实上,正是这些人开辟和筑就了中国现代油画之路。

  中国艺术研究院,作为中国文化和旅游部直属的集艺术研究、艺术创作和艺术教育于一体的重要的综合性机构,十分愿意和俄罗斯国立艺术研究院建立更加紧密的联系,这次论坛、展览和所签署的合作协议,正是体现这一题旨。

  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倡导文明互鉴和人类命运共同体。我想,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离不开文化和艺术的参与,让我们携手打造真善美的共同体,美美与共、守望相助。

  

  

 中国艺术研究院院长、党委书记,     

中国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中心主任  韩子勇